• 宜取鱼的日子放生,如何
  • <strong>梅州为亡人多少天放生,梅</strong>
  • 安徽放生园放生动物,安

放生功德文
您的当前位置:慈悲放生协会 > 放生功德文 >

大年初放生要全家人去吗,过年要吃素吗

2024-01-21 14:02

一、云居寺放生团活动

1、过年还要吃素吗?不同的人会遇到不同的情况,对于普遍的大多数来讲,网友给出以下几种建议:

2、方法灵活,态度坚决,坚持四不,战胜自己。

3、我周围的亲戚好友都开始认同,并且尊重我的素食习惯了,可是过年的情景和平时不一样,聚餐频繁,接触面宽,招待丰盛,习惯大鱼大肉。其中有的人还不知道我素食,邀请时我得事先声明一下我是素食者,问问他们方便不方便,一方面探探他们的态度,一方面好让他们尽早安排。过年亲戚好友聚餐的时候,我还不失时机地讲解宣传吃素的好处,水果蔬菜都是很有营养的,多吃豆制品和坚果健康食品,素食并不是单一的白菜豆腐等等,他们一听会很容易理解的,大家也就不见怪了。每次在我的倡议下,都会把荤菜的比例下调许多,而且每次素菜都基本上吃光了,大家还觉得吃素菜也挺不错的。

4、有的场合我不是主角,为了不给主人家造成太多的麻烦,就不告诉别人专门准备素菜了,有素菜就吃素菜,没有素菜就将就着吃点花生米、味碟什么的,实在不行就吃点肉边菜算了,有时别人发现不了我是素食者。

5、聚会吃饭就要面临这样的问题,有时候喝酒就要找些话题瞎扯,也会把素食作为话题,搞得像开辩论会一样。我想,把别人的饮食观念转变过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席间辩论也不一定奏效,还不如只提主张不斗气,过年嘛,况且是亲戚好友,又是做客,尽量避免出现尴尬局面。

6、过年大家聚在一起,有些人对吃素不理解,有的担心身体受不了,有的问不吃肉还有啥活头?有的说些难听的话,甚至有的人软硬兼施引诱你吃肉,逼你吃肉。这就是考验,坚持就是胜利,战胜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7、予幼崇理学。知天地之大德曰生。恻隐为仁之端。飜疑释氏。侈谈无生。不近人情。稍长见儒者虽言民胞物与。及其恣口肥甘。则竞托远庖厨为仁术。曾不能思刀砧号叫之苦也。虽不忍一念。必不可灭。然为贪忍异说所蔽。终不能伸。而放生嘉会。每创自释子。且推历劫亲缘。视以同体四大。究极以皆有佛性。其为好生懿德。必使大地含灵。尽证无生而后已。噫嘻。由此言之。非达无生。曷能好生。非真好生。曷证无生也哉。从此不做名教。飘然剃发。盖诚有见于出世大慈大悲。方是大忠大孝。大仁大智。故不肯以夜郎自封也。悦初开士。誓劝千人放生。同修慈心三昧。予谓此三昧。当使刹尘共证。何止千人。千人云者。且就凡夫现前。分量所及而已。千数既毕。顶礼千佛。俾六道悲仰。与诸佛慈力。果彻因该。供养千僧。俾悟事理和融。生佛不二。好生无生。若事若理。皆已竖穷横徧矣。

8、阿弥陀佛,各位大德丶亲朋好友们,白马寺将于“殊胜的大涅盘日”,十一月十九日(农历十月初八)星期早上10点,举行放生活动。

大年初放生要全家人去吗,过年要吃素吗

9、依据禅门日诵,诸佛神圣诞辰日期记载:‘每年的农历十月初八为大涅盘日。’是极为殊胜,十分吉祥的好日子。过去无量世中,众生于此日曾发生极大的灾难,死亡的人数无法计数。若能在这一天中积极行善丶放生丶布施丶吃素丶持戒丶忏悔丶诵佛经念咒等善业,可得诸佛菩萨的加持,善缘好运,利己利人!

10、白马寺愿以此放生功德,祈求十方法界诸佛菩萨加持,消灾化劫!福慧同增!世界和平!国泰民安!社会祥和!风调雨顺!天下宏扬佛法大善知识法体康泰!长久住世!众生吉祥如意!所求如愿!

二、放生了鲤鱼后还能吃鱼吗

1、WhiteHorseMonasterywillholdaLifeReleasingActivityonthe19thNovember,Thursday)at10am.ItisaveryauspiciousdayaccordingtotheBuddhistcalendarandonecangaingreatmeritsfromdoinggooddeedsontheday.

2、Ifyouwouldliketoparticipateinthelifereleasingactivity.Pleaseregisterbefore18thNovember,2015withWhiteHorseMonasteryonAlternativelyreplymessagescanbeleftonWechatplatformandwewillconfirmyourregistrationassoonaspossible.

3、Thankyouforyourcooperation!

4、时间过得好快,到今年十二月十五日,恩师东初老人示寂,已经整整十年了。记得我奉遗命继任祖庭中华佛教文化馆馆务之初,即以三点原则自励:第尽我的力量,推动并实践东初老人为佛教文化及佛教教育作奉献的遗志;第竭我的所能,来维护并照顾文化馆的道场及其原有的住众;第本我的初衷,不支用东老人所遗的财产。在此十年以来,总算未离这三点原则,这是堪以自慰,亦可告慰于东老人的。

5、释迦世尊涅槃之初,在许多人忙于争夺佛的肉身舍利之际,十大弟子之首的金色头陀摩诃迦叶,则忙著召集五百大阿罗汉,去结集佛的法身舍利,完成了法藏的第一次搜集校订的大业。因此,我于东老人圆寂后的第二天,自美东的纽约赶回台北,第一项觉得要做的工作,是保全并收藏他老人家生前的遗著遗稿。道场固重要,不如他所留的文化遗产更重要。道场可因人事变迁而起起灭灭,他的遗作,则可流传至更远更久,影响的时空也较深广。虽然东老人于其一九七七年二月初二日所留的遗嘱中自称:“余出身农村,未受过国家正轨教育,虽于佛学,稍有研究,仍觉未入堂奥。”可是他是太虚大师的学生,在担任焦山定慧寺的监院及方丈期间,办了佛学院及佛学期刊,到了台湾,创办《人生》月刊、《佛教文化》季刊。创建的道场,不以寺名,也不称精舍,而称中华佛教文化馆,倡导影印《大正新修大藏经》,他有极其崇高的爱国情操及护教热忱,对于佛教的文化教育,抱有不能自己的使命感,特别在他晚期的十多年间,深感护教弘法,必须以历史为基础,所以全力以赴地完成了《中日佛教交通史》、《中印佛教交通史》、《中国佛教近代史》三部伟构。以他一位不懂外文而仅能利用中文及部分日文资料的老人,有此气魄与成就,实在难得。他的研究功力可能不算深厚,对于资料的搜集编写,确已足供后人的研究参考。

6、本来,我准备亲自编校东老人的全集,结果由于每隔三个月要奔走于台湾及纽约两地一趟,事太多也太累,所以责成果如师试著做,他也请到他的一位戒兄协助,做了几个月,终以耐心不够而搁置下来。一九八二年初,请到东吴大学毕业生林孟颖小姐,也只做了几个月,旋即就读中华学术院佛学研究所。一九八二年初,东吴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朱碧真小姐,参加了文化馆的禅七之后,愿为东老人的全集做校订工作,她的心很细,发现原作初版时的校对工作疏漏之处甚多,乃至初版前为老人抄稿者的疏漏也不少,朱小姐便不厌其烦地逐一查对原稿所引的原始资料。是以花的心力和时间,相当可观,但也是非常值得,如今以全集姿态出现在读者眼前的,不论是原版影印,或者是重新编印,其可信度与精确度,均较老人在世时的著述,更具参考价值。朱君的辛劳,可想而知。不过她由于编校工作住进文化馆,到一九八六年也在我们的下院农禅寺,发心披剃,现了出家相,法名果彻,也可以说,她是由于东老人的遗作得度的。

7、这套全集,共七集计精装八册,二十五开本,以老五号字印行,总计四三八四页,约三百零八万字。原计画的编印经费是新台币二百万元,结果文化馆无法筹出这笔款子,本来我也不愿支用文化馆的经费,到全书出毕为止,感谢文化馆的现任住持鉴心比丘尼,在捉襟见肘的情形下,拨出了四十万元,用表补贴。其余的均系用我的著作销售所得,以及少数几部东老人时代出版的存书,作为弥补。当然,果彻和义工们编校工作不支薪给,才是本全集在无经费预算的情况下仍能出版的主要原因。

8、全集工作的另一功臣,是方宁书教授。方公是东老人晚年的随侍弟子,曾为《佛教文化》季刊担任主编,也是文化馆法人的董事兼主任秘书,十年来对于馆务的协助,对我个人的支持,不遗余力,对此次全集的出版,他也给予最大的关怀,在此一并申谢。”

9、摘自《书序》法鼓全集(03-05,p.51~53,

10、

动物放生后又会被抓捕,还要继续放生吗?


参考资料